财讯网

财知道

财知道阅读我的文章

走近“杀马特”

字号小字体|大字体2013年12月05日 13:21    已有571人阅读    欣赏79

“杀马特”是来自中国农村的成千上万城市移民的成员,面临着特殊的挑战。中国尊重传统,极度重视教育,但是城市年轻移民不太可能获得父母监管或社区支持,以让他们脱离下层阶级。这就是中国年轻职场人士和受教育的精英阶层毫不留情地任意嘲弄“杀马特”的部分原因。

“杀马特”是从英文单词“smart”音译过来的。“杀马特”是来自遍布中国的无名村镇的成千上万城市移民的成员。

这些男男女女大都20岁上下,经常只受到中学教育,没有什么谋生技能,在大城市做收入很低的工作,例如理发师、保安、快递员或服务员。杀马特最明显(也常常受到取笑)的特点是他们夸张的发型:卷发、蓬松的爆炸头或参差不齐的发型,同时染上夸张的颜色或抹上发蜡。服装是地摊货,有些人在身体上穿孔,还少不了一部山寨手机来画龙点睛。“杀马特”们常常流连在中国大城市社会底层的小理发店、烟雾缭绕的网吧或者路边摊,与围绕他们的亮堂堂的办公大楼和奢华百货中心格格不入。

“杀马特”不同寻常的时尚选择反映了更深层次的原因:集体疏离感,这是中国移民大潮和这个国家阶层区分扩大的副产品。中国近14亿的人口约半数生活在城市,麦肯锡咨询公司预测,到2025年,城市居民人数将增长超过3.5亿人,其中超过2.4亿新增人口将是来自农村的移民。

网络词语“屌丝”一个含义是“失败者”,不过中产阶级多用这个词来自嘲。但“杀马特”和“屌丝”不同,前者依然是一个侮辱性语言。人们并不认为“杀马特”的时尚感前卫或者时髦,而是认为其廉价俗气,从服饰上代表了这个团体在中国城市边缘的尴尬生活。

当我们细数文化圈,甚至去仰望那些欧美算得上先锋的大牌艺人引领的流行趋势,似乎也没有一个“杀马特”风在刮。至多只能追溯到近年来,一些乡村年轻人对日本年轻人非主流穿着的片面模仿。那我们恐怕只能理解为,这是他们寻求关注的一种手段。但是“杀马特”在中国面临了特殊的挑战。中国尊重传统,极度重视教育,但是城市年轻移民不太可能获得父母监管或社区支持,以让他们脱离下层阶级。这就是中国年轻职场人士和受教育的精英阶层毫不留情地任意嘲弄“杀马特”的部分原因。

既然如此,我们就不妨给他们一些关注。而从什么角度来看“杀马特”,既影响着他们,也倒映着我们自己。事到如此,我们已经成为了这场现象的参与者了。

与其像美媒那篇文章中说的,“杀马特”依然是一个侮辱性语言,人们并不认为“杀马特”的时尚感前卫或者时髦,而是认为其廉价俗气,从服饰上代表了这个团体在中国城市边缘的尴尬生活,还不如让我们去掉偏见和戏谑,换个视角把这件事捋清楚。

一方面,我们必须承认这是一种文化现象,不论它有多被人瞧不起。就算它是亚文化用其非传统的时尚感震惊大众——尽管先锋的时尚感在常人看来本身就常常震惊大众——我们也应该有点包容心来对待它。他们的这种行为服饰既然没有侵犯到别人的什么权益,自己又乐在其中,别人便没什么理由去“瞧不起”他们,去谩骂声讨他们的品位和选择更是有点过分认真了。如果社会上只有一种阳春白雪的口味,少了下里巴人的味道,那文化氛围也一定高尚不起来。

另一方面,这种文化疏离虽然不无裨益,但终究显示了我国当前城乡发展严重不均、资源分配不平衡的结果。中国当前有近14亿人口,大约半数生活在城市。据麦肯锡咨询公司预测,到2025年城市居民人数将增长超过3.5亿人,其中超过2.4亿新增人口将是来自农村的移民。就如同我们一直强调并呼吁的,城镇化的推进一定要是“人“的城镇化,这需要教育、医疗、交通、补助等一系列的社会保障措施建立,而不是简单的平一亩田盖一座楼。

如果从“杀马特”现象中我们可以看到对这些青年的宽容接纳,又能够警醒大制度下的政策推进与保障,那这已经被全世界瞩目的“杀马特”现象就算不上一场失败的cosplay,它会对我们挺有用。

转发   打印   
 

十大热门文章

会员活动专区

2013年中国软件技术大会2014年赢时代产品经理大会
2014北京海外置业及投资移民展

《2014国际人才蓝皮书:中国国际移民报告》研究表示截至2013年,中国海外移民存量已达到934.3万人,23年增长了128.6%。

发表评论